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K的历程

吃五谷杂粮,喝十方美酒,品百味人生,乐千般滋味,行万里无悔。

 
 
 

日志

 
 

(原创) 追梦---环青海湖骑行(3)   

2007-08-10 05:08:53|  分类: 游走青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梦---环青海湖骑行(3)

    7月16日 晴

    今天是环湖赛的第三赛段,是从鸟岛出发。所以我们还有可能赶上看运动员出发。前提是,必须在十点前骑70公里赶到鸟岛。

    照样起了大早,外面天刚泛白,公路上已有轰鸣而过的汽车。早五点,院子的大门还没开。提前上路的还是我和包工头二人,那几位队友还准备抓紧时间复个二觉。而我总想,这个时候睡觉简直是极大的浪费。

    出门即是丁字路口,一条直插鸟岛的油路,没有车辆,也没有行人。

    天蒙蒙亮,路旁有藏民的帐篷,有狗叫声。早就听说藏区狗的厉害,因此也就提前做好防范的准备,眼睛密切注视着那动物可能出现的地点。包工头离我还很远,没法联系,只好各人顾各人吧。

    果然,随着一阵狂吠,冲出一条硕大的黑狗,也许就是人们说的藏獒吧!其实我根本没有看清,立即加速狂奔,车速竟达到35公里/小时。那厮追了一阵,看无希望自也退去。好在有所准备,有惊无险。后来,听领导说他们路过时也遇狗挡道,领导命令女士先过,问其为什么?曰:那是条公狗,不咬女士。

    黎明时,草原朦胧,湖水泛着银光。此时的青海湖畔会呈现另一道独特的“景观”,此“景观”看不见,只能被听见,那就是隐藏在草原上的各种鸟儿的鸣叫声。大片的草场到处是草籽,小虫。是野生小鸟的天堂,最多的就是草原百灵。草原上鸟儿的鸣叫声只有在天黑后才会消失,清晨又会重新洒满整个草原,为青海湖带来亘古不变的背景音乐。

    一路沿湖骑行,沿途有多处旅游点,藏式风格,有马,有牦牛。太阳渐渐升起,光线越来越好,美景连连,不住的停车拍照。索性将大机器挎在脖子上,虽然影响骑行,但拍照却方便多了。

    天空的颜色越来越蓝;公路一旁是湛蓝静静的湖水,一旁是缓缓升起的茫茫草原,温柔的曲线向远方不断地延伸;草地上开满了各种颜色的小花;空气中充满了芬芳的草原气息,百鸟争鸣……车轮转起,草地、蓝天、白云、山坡、路边的五色巾嶓飞起来的时候,我似乎也飞起来了。

 

  

道路两旁不时的有田鼠窜出,探头探脑的窥视着什么,有什么动静,会立即钻入洞中。也有敢于横穿公路者,自然在车流中难免丧生车轮下。这一带可能鼠多,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大有鼠在,因此,路上鼠的尸体比比皆是。

    一路轻松拍片,竟忘了时间。眼瞅快要到点,还有不少路程。于是加速狂奔,心里在想,如果要误了看比赛,不知道要被领导怎样笑话?果然,在我们午后在鸟岛相遇时,领导还要与我赌是否真的赶上了比赛的出发时间。

    终于在差十二分钟十点钟时,我赶到了比赛出发地。放下车子就拿起相机。这个地段的观众比151的多,起点就是上坡道。一路尾随,看了三回比赛,也可以满足了。一个赛段都是150多公里,运动员骑行三,四个小时,而我们驮包要骑上一天半,天壤之别啊!

    整十点,比赛鸣枪,还是那蜂拥出发的场面。运动员离开后,起点搭建起来的临时彩虹门,广告标语牌不足20分钟就被拆得干干净净。

两个老外内急,就在路边解决问题.

连喇嘛也见怪不怪

    遇有一高中学生,带可拆卸自行车,由其母亲陪同也在环湖骑行。每天他骑车出发后,当妈的就乘汽车赶往前站,为儿子号房备饭,当好后勤服务。昨日,儿子有些高原反应,当妈的说什么也不让骑了,要一起乘车返回。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午间的太阳真毒,将昨日洗完未干的衣服搭在自行车上,很快就干了。后面的三个队友还没有上来,在一处可以望见远方公路的阴凉处,与包工头取出包中的食品,边吃边等。

    12:30,三人终于来了,看来也饿了,领导真的想赌我们是否赶上看比赛,以检查当时拍的PP为准。

    饭后15:10,我们骑车16公里,到达鸟岛旅游区。售票处赫然写着:118元/人,其实这个时期,大部分鸟都飞离了,进去也看不到什么。与老板商量半天,最多优惠两人门票。而他们更感兴趣的是我们的自行车,有驴友拿出记者证,人家根本不屑一顾。最后,少数服从多数,原路返回。

   

 原来计划,今天休闲休整,到鸟岛,最好能在岛上扎营,可是景区绝对不允许。于是,原计划在鸟岛等候掉队的队友的计划也一并落空。

    往返鸟岛景区一趟,用时间两个小时,骑行32公里。

    湖边宿营

    驮着全套装备,骑了几百公里,帐篷还没有打开过,今天说什么也要在湖边宿营,最近距离的亲近青海湖。

    此段公路一直沿湖而行,有时距离已相当的近。可是公路边都有铁丝网围栏,将公路与湖边的草场,湿地隔开。偶有一栅栏门也是锁着或用铁丝绑着,还有几处有房子的,看样子没人,条件也很理想,可我们始终也没敢擅自闯入里面。

    沿路顺铁丝网骑了20多公里,想找个有人的地方商量宿营的事,根本就没人。我们知道这里是藏区,随意擅自进入人家的领地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终于有一栅栏门是开着的,看路上的车辙,是有车进去过。于是我们下路,奔湖边而去,在个低洼处,有辆摩托车停在那里。翻上小坡,离湖边也就百十多米。远处一辆小车停在那里,旁边还支有一个帐篷,有些人围在那里。

    我们决定由女士WY装病,由我出面和已经向我们这里走来的两个藏民交涉。果然,那二位说草场是他们私人的,有权对未经允许进入的车辆和人罚款。我先向他们打听到前方县城还有多远,然后再以极诚恳的态度向他们解释,因为女士生病,骑不动了,需要在这里宿营。

    也许是那二人见我们远道骑行不容易,也许是为我们的态度所生怜,也许是看在女士的面子,也许是鱼适时递上的香烟起了作用,反正最后答应让我们宿营,但要每人收20元钱。于是,我们又一次哭穷,说坐不起车,住不起店,才一路骑自行车,住帐篷的。两个藏民很赞赏我们骑行的精神,让到15元后决不再降。只好交钱,推车向湖边走去。

    后来,听那辆小车上人讲,他们是重庆过来的,先到湖边无人,扎起帐篷后,被骑摩托来的藏民要罚500元,虽然一再认错,道歉,最后还是交了400元了结。

   

18:30,暮色中,我们如愿以偿的在湖边支起了帐篷,西边乌云滚滚,看样子要下雨,赶紧支锅做饭。此时才发现蚊子极多,在我聚精会神的拍片时,手上,脸上,腿上,凡是暴露在外面的皮肤,顷刻间就扒满一层。这些吸血者毫无顾忌地极为贪婪地享受着我们这几个没有任何准备的义务献血者免费提供的大餐。

   后来我们发现这些吸血者根本就不是蚊子,是更小的飞虫,我们暂且管它叫小咬。因为我们带来喷洒的“驱蚊町”对其根本不起作用。蚊子来时,会有嗡嗡报警声,发现后,可以一个个拍死,而且被蚊子叮后,顶多两天就不痒了。

   而这小咬来时无声息,群起而攻之,一落一层,只有顺皮肤去抹,一抹一层,源源不断,抹之不绝。我们充分领教了它的厉害,被叮过的地方,红肿奇痒,半月不消。伤点密集到平方厘米竟有20多个疙瘩。

   次日早上,到外面方便,想办大事,需要“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的豪迈精神,还需要有极大的忍耐力。方便时,屁股用力的同时,手更不能闲着,此时才想到生有千手就管用了。尽管用最快的速度解决问题,可是那关键部位已经伤痕累累,最要命的是挠不能挠,抠不能抠,抹药看不到,全凭感觉。

   青海湖的小咬和当年我在新疆博斯腾湖边遇到和领教过的 一样,都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本日总骑行100.2公里。

  评论这张
 
阅读(73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