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K的历程

吃五谷杂粮,喝十方美酒,品百味人生,乐千般滋味,行万里无悔。

 
 
 

日志

 
 

(原创) 一路向东---乌珠穆沁(做客牧民家)  

2007-10-06 06:54:09|  分类: 游走内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珠穆沁(做客牧民家)

   “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绿绿的草原……奔驰的骏马,洁白的羊群,还有你姑娘……”每到草原就会想起腾格尔的天堂。

    天堂是什么样的?在每个人心里它都是不同的。腾格尔用一首歌告诉人们蒙古人心里的天堂,这个天堂据说就在乌珠穆沁。

    乌珠穆沁草原是我国最好的草原之一,它地处内蒙古高原中部,大兴安岭西麓。地形东高西低,海拔830—1,500米。

    我曾去过一些内蒙的草原,绿绿的草场,洁白的羊群,那里的风光也曾令人心动。但是经过开发而成的旅游区,总让人觉得缺少了些什么。一直在梦想着能够到达真正的大草原深处,去亲历那草原的风情。驴友老于曾在内蒙工作多年,自誉为草原通。他曾到过西乌珠穆沁旗,但没有去过更远的东乌珠穆沁旗,每逢谈起草原,他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激动,会说那才是真正的大草原。

    “乌珠穆沁”,原为外蒙古阿尔泰山脉葡萄山一带的游牧部落名称。起先,“乌珠穆沁”人生活在一个叫乌珠穆山的地方,山上长满葡萄。“乌珠穆”蒙语意为葡萄,“沁”蒙语意为“‘有’或‘摘’葡萄的人”,因此“乌珠穆沁”就是蒙语葡萄山的人。直到今天,在乌珠穆沁仍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我们是来自“乌珠穆沁查干乌拉”、“嘎拉巴尚哈戈壁”的“马镫叮当响,羊儿咩咩叫”的地方。然而,让人迷惑不解的是,既然是从盛产葡萄的地方迁徙而来,为什么又选择这里作为落脚点?或许是这里丰美的水草深深地吸引了他们!

   从阿斯哈图出来后,我们选择了一条新修建的公路直插西乌旗。离开了神奇的石林,公路向广阔的草原延伸。

   秋高气爽,天空蓝得令人发呆。公路虽不太宽,但车辆很少。偶尔能见到小片旅游区,红顶白墙的蒙古包在绿色草原中一字排开,与头上的蓝天白云构成一幅色彩鲜明的精致画面。路边远远的牧区,排着队的牛羊就像被风吹动的云朵,整齐的飘过草原。淡蓝色山脊下,牧民暗红色的屋顶与金黄色草原在阳光下一同闪闪发光。

   这里还属于与草原过渡的地带,丘地的山也非常漂亮。因为从天边那些棱角分明的山到眼前的公路中间,全是层叠起伏曲线舒缓的坡地。云影落在远远近近的山坡上,那些倾斜起伏明暗斑驳的色块无比精彩。还有那些间或点缀的几棵大树,珍珠般星罗棋布的羊群,信步游缰的牛和马,飘荡的白云投下变化的光影;我不敢相信自己已经真的来到了天堂草原的深处!

   整个的下午就是在乌珠穆沁草原上行驶,不时的下车拍照。西乌旗,东乌旗所在地的街道宽阔干净,新建筑的屋顶都是红或兰色的彩钢瓦,十分鲜艳。

   同车人都在设想着一个计划,能够在草原深处扎营。看到远处有蒙古包和羊群,于是准备下路过去。一位骑摩托的小伙恰好也同向拐上了这条路,停车问路,聊了起来,之后便有了我们做客牧民家的经过。

   青年名叫宝力格,是从旗上买了桶油送回家去。我们提出可否到他们家的蒙古包附近支帐篷宿营?宝力格告诉我们,现在他们牧民基本上都定居住砖房了,只有赶季节放牧的羊倌才临时住在小蒙古包里。在得知我们的意图后,便盛情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

   于是宝力格骑摩托前边带路,我们紧随其后,翻过了两道小山梁,进入一片铁丝网围起的草场。有两栋红砖瓦房孤独地立在山梁上,一栋边上立有电杆变压器的是他们的住房,靠下一点,带有木栅栏的是羊圈。

   房子边上还有接收卫星电视信号的大锅,有小四轮拖拉机,有勒勒车,山坡上有群羊,坡下几匹马。一条大狗在主人的训斥下,停止了狂吠,摇起了尾巴。最显眼的,是那门前的两辆红色摩托车了,那是父子二人的坐骑,现在牧民基本上不骑马了,大多换上了不吃草料的“电驴”。


    
      宝力格的父亲叫拉布森,他的汉语不是很好,一直少言寡语,就象多数蒙古人那样,在陌生人面前的害羞有时候表现为一种沉闷的冷漠,让初来乍到的人不知所措。

   房屋进门就是一间客厅,出客厅后门是一条走廊,旁边的一间向阳间是主人的卧室,走廊的另一侧则是伙房,库房,客房。与我们内地房屋的结构完全不同。

   客厅墙上有他们家人的照片。一块牌匾上用蒙汉文写着:“东乌旗家庭牧场项目”

   宝力格还有两个姐姐都已经出嫁在外地,他学校毕业后在旗里的学校任体育教师,他母亲原来在市妇联工作,现在同他一起住在旗里。

   通过宝力格,我们了解到他们的许多情况,今年政府专设几公里的线路,送电上门。可以看到那数不清的电杆一直通往很远的地方,而这么大的工程,仅仅是给他们一家送电。他家牧场有13000多亩,养有羊群,牛群和马匹。

   晚饭是我们动手,借用他家的锅灶,加工了我们自带的食品。炒了西红柿鸡蛋,葱头,豆腐干,拌黄瓜,火腿肠,花生米等。宝力格一再说他母亲不在,否则用不着我们动手做饭。

   在他们家的客厅里,我们拿出带来的白酒与新结识的蒙族父子喝了起来。拉布森今年54岁,典型的蒙古汉子。几杯酒下肚,话也逐渐多了起来。他说前年,有曾在这里插队的原北京知青回到草原,与他们饮酒叙旧,很是开心。说着,取出了他家的马奶酒,非要让我们品尝。两瓶马奶酒很快就干掉了,老汉又翻出了一瓶包装精致的酒让我们喝。大家都在谦让,最后以我们拿出山西杏花村的老白汾送给拉布森,再喝拉布森又拿出的酒。

   酒能打破界限,酒能沟通感情。蒙族人喝酒豪爽无比,接酒必定一饮而尽。喝到兴头上,宝力格用他那浑厚的男中音,为我们唱起了蒙族歌曲,气氛非常融洽。我们互赠了礼物,拉布森邀请我们来年宝力格办婚事时前来做客。

  

夜深了,外面起风,远处有闪电划过。拉布森说,外面冷,你们就到客厅睡吧。而我们执意要睡帐篷,他说,客厅门不锁,你们随时可以进来。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拉布森已经骑上摩托车放羊去了。当我们起来时,拉布森已经熬好了奶茶,端上了炒米,奶酪,奶豆腐,让我们吃。还说昨晚喝的有些多,说着,就又喝了一小杯白酒,说是跟一杯好一些。

  

宝力格已经早早的骑车去旗里上班去了。拉布森和我们一一和影,告别,并叮咛,宝力格结婚办喜事时一定要来。

  

过了乌里雅斯太收费站,就到东乌旗了。

  

拉布森家的13000亩草场,一望无际。秋后的草已经黄了,周围是起伏的丘地,不见树木,春夏之季,这里肯定是繁花似锦。

 

 


 

  评论这张
 
阅读(64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