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K的历程

吃五谷杂粮,喝十方美酒,品百味人生,乐千般滋味,行万里无悔。

 
 
 

日志

 
 

(原创) 一路向东--- 边防公路(入住金江沟)  

2007-10-09 05:23:06|  分类: 游走内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边防公路(入住金江沟)

    知道和向往乌珠穆沁草原是从那本《狼图腾》中获得的,《狼图腾》描写的就是东乌旗草原,《狼图腾》故地就在东乌旗满都宝拉格。

   东乌珠穆沁旗位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东北部, 北与蒙古国接壤, 东乌珠穆沁旗是中蒙边界中国一侧最边上的一个旗,东乌旗城也就是靠近中蒙边界最近的一个小县城了。作为一个边境小城,东乌旗城要比我们想象得好一些,宽阔的街道和明快的建筑,向人们展示了一种草原上特有的边城风貌。

    昨日下午,我们没有住在县城,而是选择了在牧民家里做客。事后证明我们的决策是多么的正确,每当回忆起那草原之夜,驴友们总是眉飞色舞,兴奋不已。

    阿尔山市位于内蒙古东北部大兴安岭之中,是一个新兴的森林小城,从状似公鸡的中国地图上看,阿尔山市在鸡背刚转向鸡脖子的地方。东乌旗城距阿尔山市400多公里,我们走了一条两地之间最近的公路--边防公路。

   然而,这却是一条人迹罕至的公路,我们所经过的地区,也可以说是我国目前游人最少光顾的地区之一。过去这里是边界禁区,两国关系紧张时,绝对禁止接近。就在前段时间,到这里还需要进行边防检查。而我们此行,路过多处兵营,哨所,竟没有一处查验身份证件的。

   在满都宝拉格附近,公路沿着边界并行,路上不见车辆,人烟也越来越少。偶尔可见一两处牧民的居住点,相隔得还很远。在边防公路北面不远处,便可以看到蒙古国的土地,那边更是看不到一个人。

   这里没有明显的自然分界线,只是一条几十米宽的翻耕过的隔离带,依地形绵延伸展向远方。翻耕过的土地,裸露着黑褐色的泥土,与两边草地,树木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知道隔离带的北边就是蒙古国,蒙古国的那边跟我们这边一样,也是大片的草场。其实,蒙古国原先也曾是我们中国的一片国土,大清朝将蒙古草原以戈壁为界,分成了内蒙古与外蒙古,1921年蒙古人民革命党发动革命,宣布外蒙古独立,1945年当时的国民政府在苏联的威逼下才正式承认了外蒙古的独立。据说,蒙古国独立的时候,许多汉族人如山西走西口的一些人和一大批河北人都留在了蒙古国,变成了蒙古国人。后来有一批汉族人曾返回中国,但也有一些人回来住了一段时间后又返回了蒙古国,因为那边有他们的家园和妻儿父母。
   

 
   过去这是条砂石简易公路,非常难走。近年修整铺油后,虽然路面窄些,却因往来的车少而快捷畅通。当车一直向东跑到草原的尽头,离开了国境线,开始进山,大兴安岭到了。

  

 漫山的黄叶给大兴安岭披上了秋装,数百公里,从乌珠穆沁草原到山区,又是一番景色。从草原的广阔到大山的浑厚,视觉上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林区里已看不到那漫步在草地上的牛羊群,代之以的是黄色,绿色,间或有红色的彩林。

 

 

 

从东乌旗穿过草原,密林,数百公里的路上基本没有大的村镇,也没有加油站,好在我们提前有所准备,带了备用油箱。只是到了白狼镇才有个象样的加油站,放心的灌满油箱。

  

大兴安岭是一块非常神奇的土地,它对中国历史曾产生过举足轻重的影响。我国历史上许多强悍的北方少数民族,如曾统治过中国的三代少数民族――隋朝的鲜卑族、元朝的蒙古族、清朝的满清族,最早都发祥于大兴安岭至黑龙江流域一带,但在史书上却极少见有记载。

   阿尔山市位于大兴安岭南端群山怀抱中的一个小山坳里,东西宽仅一公里左右,南北长也不到三公里,四周山上森林密布。阿尔山市中心街道和建筑全部是新的,时间最长的估计也超不过两三年,而且风格独特,带有浓郁的俄罗斯风味。 阿尔山人的口音也完全变成了东北口音。

 

 

在阿尔山市里,找家饭店用午餐,菜量给的很多,一般的盘子都是内地的一倍,盘大菜满。饭后时间尚早,继续前行。

   阿尔山位于内蒙古的东部,横跨大兴安岭西南山麓,地处大兴安岭森林向草原的过渡区域,它以广阔的火山熔岩地貌、举世罕见的矿泉群、以及丰富的动、植物资源闻名于世。

   阿尔山全称哈伦阿尔山,系蒙古语,汉语意为“热的圣水”。因此,“阿尔山”并不是山而是水,虽然阿尔山的确是在山里,但是这里的得名却是因为它遍地的泉眼。

   原想选择一处可以洗温泉的地方修整一下,可打听到市里的温泉已经被大宾馆包容在内,而那豪华的装修和费用令人咋舌,只得向林区去问讯。

   下午路过伊尔施镇,海拔只有915米。镇中只有一条大道,两旁的店铺林立,十分的红火。前行六公里,到金江沟温泉,一处已经开发,但最近已经没有游客的景点。一栋全木质的房屋框架荒废了不知多少时间了,几个看门人在懒散的呆着。看看破烂的木屋,昏暗的光线,肮脏的池水,与想象中的温泉度假村相差甚远,一行人顿时兴趣全无。

   倒是外面不远处,有一露天游泳池,满池的温水到还干净。看门售票的工作人员不见踪影。先脱鞋在池里泡泡脚,却也非常舒适。于是就有驴友先失足,再失身,下去游泳了,尝试了一把户外洗浴,也算圆了洗温泉的梦。

  

回程到金江沟林场,住在一家庭旅社里,温暖的火墙,热乎的大炕,很是新鲜。原来林业工人的居住点,还是那成拍的房屋,前院有木栅栏围起的院子,院里种着各类蔬菜。晚餐吃了当地的林区家常菜,一驴友恰逢过生日,大伙在镇上买了蛋糕,点起蜡烛,在遥远的大兴安岭林场,为驴友祝福生日快乐。

  

菜量同样的量大,酒足饭饱后,外面下起了雨,半夜听得屋顶漏雨,睡在炕头的鱼不住的翻身,象在烙饼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229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