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K的历程

吃五谷杂粮,喝十方美酒,品百味人生,乐千般滋味,行万里无悔。

 
 
 

日志

 
 

【原创】北草场 -- 我曾插队小山村的跨世纪追忆  

2016-10-18 10:40:54|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晋蒙边界,长城脚下的这个小山村--北草场,地处马营河梁上。南距右卫(当时的县城)十里,北距杀虎口十里。上世纪,1968年,应该是这个山村人气最旺的阶段。全村40多户人家,百十多口人,一下子又增添了11名插队青年。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那个特殊的年代,留给我们的是特殊的记忆。“抓革命、促生产”,“备战,备荒”,“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岁月蹉跎,光阴荏苒,有多少故事铭记难忘。每每梦中忆起那段经历,都是想再“回村”看看。

退休后,有了闲空,有了机会,返回第二故乡,眊眊草场的相亲,眊眊草场的山水,都是出自内心的兴奋和感慨。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以下节选自2007年10月12日我的博客《重返北草场  

当时那个边远的小山村虽然贫穷,但绝不缺少欢乐。与我们同龄的青年,还有稍小些的孩子们,有些已经成为形影不离的伙伴,真正的是同吃,同住,同劳动。繁重的体力劳动之余,仍不乏有结伴串村看戏,看电影;参加宣传队,排演样板戏;甚至夜间还有“听房”等开心活动。

......

   2007年10月10日,当我再次回到阔别多年的北草场时,感慨万千,甚至来的头天竟然夜不能寐。

   一条小水泥公路蜿蜒爬上山去,原来这里只是坑洼的简易山路。公路一直通到村口,从前,进村时,村东口的大沟已经被填筑平了。村口那间房的山墙上,当年由我写下并用水泥刻出的“北草场”三字还完好无损地保留在已经班驳的墙上。在下面留影已经是近40年后了,简直成了古董。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

   那天下午,当我站在村子的当街时,满目苍凉。残破的房屋,坍塌的窑洞,我在努力搜寻记忆中的学校。村里的房屋象是多了,当然包括那些残房破窑。房上有瓦,窗上有玻璃,门上有锁的,肯定还是有人住的。

   街上静的出奇,没有了嬉戏的孩子,没有了阳湾湾晒暖暖的老人,没有了扎堆闲聊的女人,甚至没有了游荡的鸡狗。

......

   晚上,坐在金满家的顺山大炕上,与他拉着家常。他建起这房搬过来也快30年了,诺大个院子,只老两口守着,三个孩子都在外地生活。他说,这村里,原来我们在时的老的都去世了。小的几乎都到外地工作生活,没有小孩子在村里。同龄人中也搬迁不少,留在村里的大多是老两口,难怪,看到田里都是些老人在干活。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金满说,再过一二十年,这村恐怕就自然消亡了。寂静的晚上,没有了过去那匆忙和操劳。没有了晚饭后在村部的学习,开会;没有了学大寨的挑灯夜战;甚至没有了鸡鸣狗叫。今天的北草场啊,已经没有了生气。

......

   响水沟里的那口泉水,仍是村民赖以生存的水源,只是现在从铁管中引出,取用更加方便且干净。俯身喝口那泉水,追忆那几十年前每天从这里担水的往日。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猴年的金秋十月,有幸经杀虎口,沿边墙过来,再进北草场村。车停村口,想再看看我刻写在墙上的“北草场”村名,然而,那房已经倒塌,山墙上的“古董”也随之而去。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街上依旧冷清,遗弃的房屋更多了。对面来个牵牛的老汉,审视我一阵说“我认识你,你是...”我却想不起他是谁“你是...?”,“二丑啊,我们一起耍的!”哦,想起了,和我同岁,当年插队时,曾形影不离的小伙伴。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问起当年我们自己盖的房子,上次来还剩三件残屋。二丑指着身后,那里只剩下后山墙,曾经知青的房子前,已经是茅草丛生。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满目的荒凉,心中不免有些酸楚。村里留守的几乎都是我们的同龄人,年轻人全都走了。真的要应了那:再过十多年,这些固守老屋土地的人逝去后,村子会自然消亡。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我在这处屋前伫立良久,院墙早已塌了,仅存窗框的房子还顽强的挺立着。脑海中浮现出那曾经发生的一幕幕陈年往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有院子的,有烟火的就还有人家。院内有车有粮的是仅有生活还好的。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听说金满在响水沟盖了两间房,老两口住在那里。于是走进响水沟,那处泉水依旧不紧不慢的流淌,半个世纪来,也许几百年来,是它滋养着一方水土百姓。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响水沟的秋景美得令人心醉,怎么当年插队时,就没有注意到这“原生态”呢?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金满在沟内搞起了农家乐,养鸡、养鱼,还有遍沟的杏树,俨然一处“世外杏园”。老友相见,不免又唏嘘一番。合个影吧,在他的“别墅”前。呵呵,我的胡子多了,他的牙少了。他老伴正在张罗给我们做饭,说老哥俩要好好喝两盅。而我们当天还要赶回大同去,于是,告别金满,告别山村,后会有期吧,我还会再来的。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响水沟小景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原创】北草场 -- 我插队小山村跨世纪的追忆 - 老K - 老K的历程
 


(照片2016.10.16 摄于右玉北草场)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